又到了放榜的季節,新聞和網路上一直報導著某某某如何辛苦的考上了醫學系,或是某某某因為親人怎麼了(通常是阿嬤....)所以立志苦讀要當醫生。在我的門診,也常會碰到媽媽跟我的小病童說:"你以後要認真念書哦,才能跟叔叔一樣以後當個醫生...."(我的回答多半是要認真念書,但是不一定要當醫生)。前幾天在我的門診,有個媽媽直接就問我說:"到底當醫生好不好?" 這是個大哉問,我一時半刻間也沒有很好的答案,不過這倒讓我回想起在一年多前,當我還在boston進修時,曾應高中好朋友們的邀請寫了一篇要回饋給母校學弟們的文章。我就把它po在這裡,或許能讓想了解醫生生活與行醫心路歷程的爸爸媽媽,從當中找到一些答案。

----------------------------------------------------------

Hi, 親愛的陳俊安同學,

近來好嗎?我是2014年的陳俊安,也就是已經高中畢業20年後的你。這封來自未來的信將告訴你很多關於未來的事情……沒錯,就像你那個年代那部很紅的電影……不過先別高興地太早,就像電影裡的規矩一樣,我不能透露彩劵的開獎號碼給你。

先告訴你一些輕鬆的。儘管我知道年輕如你根本沒想過將近40歲的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我想先讓你知道,我現在過得很好。我目前正在Boston進修,這是當了台大醫院主治醫師後少數說得上嘴的福利—可以留職帶薪去你想去的地方一整年。你可能會問我為什麼選Boston?一個冬天會冷到讓你完全沒有玩雪的興致、物價高到會讓你廚藝突飛猛進的城市……你大概猜不到,我現在的專長是小兒心臟學,而這裡的兒童醫院有全世界最頂尖的兒童心臟醫療團隊,特別是我最有興趣的心臟核磁共振影像研究以及介入性心導管治療,都可以在這裡學到獨步全球的觀念與技術。更何況,春天遲早會來的,有機會再告訴你沿著Charles River慢跑、或是坐在櫻花樹下喝啤酒是何等愜意的享受吧!補充說明一下好了,核磁共振是一種將來會得到諾貝爾獎的影像技術,可以用來分析心臟在各種不同疾病與治療的影響下,功能與組織結構上所產生的變化;而介入性心導管是利用很細很細的導管與特製的器材,透過X光透視,在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小病童的心臟血管內進行擴張、封堵、或是放置支架,取代本來要進行開心手術才能完成的治療。不過你不用因為對這些東西一無所知而感到惶恐,因為這些知識與技術在你那個年代才正要發展起來,對你而言的確像是來自未來的外星科技。但我也要提醒你,20年也已足夠讓一個新穎的技術蓬勃發展,你身處的世界正面臨快速的轉變,你必須認清這個事實,並讓自己保持在隨時可進行更新的模式。

現在陪在我身邊的,是兩個女孩:一個是我太太,一個是我女兒。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很抱歉,我太太並不在你現在認識的女孩當中。事實證明,你們現在一窩蜂跑去北一女站崗絕大多數都是徒勞無功的(誠如隔壁班導師所言,厲害的是要去幫隔壁國語實小的學生提書包)。我知道你並沒有去染指隔壁的小妹妹,但你未來的太太此時此刻的確是在念小學,而你會在大學畢業很多年後才遇見一樣是小兒科醫生的她。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有一點失望,原來你理想中的初戀夫婦並沒有發生在你身上。但我想告訴你,若非經歷一段段的感情,你很難有機會變成更好的人,也就追不到我身邊這位即將拿到哈佛公衛碩士的幼齒美女啦!再來談談我的寶貝女兒Anna,她現在10個月大,也正在Boston的day care遊學中,目前主修動物行為學,希望可以儘快開始學習人類學。仔細想想,要不是有這兩個女孩陪在身旁,一個人在異鄉的日子一定很寂寞;要不是有出國進修的這一年,我也很難再有這樣的機會好好陪伴這兩個女孩。與家人共度的時間永遠是最珍貴的,真的!

好吧,現在你知道自己以後當了個醫生,也知道後來還有機會出國進修,聽起來這似乎是個還不錯的工作吧?!在當了醫生14年後,我想給你一點我的意見。如果你喜歡幫助人、喜歡在抽絲剝繭後找到答案時的快樂、喜歡傾一己之力完成充滿挑戰的工作,那麼當醫生會是個讓你上癮的選擇。在我出國前的某個下午,我在兒童醫院樓下的超商門口被一個婦人叫住,她似曾相識,但我其實想不起來是在哪見過。我禮貌性地打了個招呼後,她說:”陳醫師,你一定不記得我了吧……,我是賴XX的媽媽!”你也知道,我這個人的記性一向不太好,但是這個小朋友的名字我印象非常深刻,他是我在當R1(第一年住院醫師,就是最資淺的兒科醫師)時在加護病房照顧過的一個新生兒。他一出生就被發現全身上下有多重異常,心臟、腦部、眼睛、耳朵、四肢、腸胃……,身為第一線的照顧醫師,我能做的就是四處找各個次專科的醫師幫忙改善各個器官的問題、並且安排一次又一次的會談好讓家屬能盡量解除未來照顧時可能會面臨的難題。坦白說,我其實對這個脆弱生命的未來感到憂慮,我甚至不確定有沒有機會再見到他。結果,那個媽媽喊了一聲他的名字,他就從超商內跑了出來!十幾年過去了,他已經是個國中生了,雖然個頭很小(大概只有國小中年級的身高吧),出生時的多重障礙仍清晰地留在他身上,但是跟他聊了幾句後,我可以感受到他現在過地很快樂。最後他媽媽跟我道謝:”陳醫師,我們一直到現在都還很感謝你當初所做的一切,幫助我們度過最艱難的時刻,給我們最需要的支持……。”當然,這個小孩能順利地長大,是因為他有著很愛很愛他的父母。但我真的很開心能知道,當年一個小R1的努力也在這個了不起的生命中留下一些痕跡。再告訴你一個故事。在我剛升上第一年主治醫師時,有一天無意間聽到同事在討論一個新病人,那是一個嘔吐不止的三個月小女嬰,輾轉治療無效後才被發現原來是擴張性心肌病變在作祟(那是一種心室不正常地擴大造成心臟無力的疾病)。小女嬰的心臟衰竭非常嚴重,眼前似乎只剩換心一途。但基於好奇心(也算是一種職業病吧),我把她的心電圖瞧了一眼,突然發現診斷並不單純,很可能是先天性冠狀動脈異常所造成的心肌病變。這種病很罕見,也很不容易正確診斷,但只要即時發現,可以用手術的方法把長錯的血管接回去,不用走到換心的地步。當時的我真的很熱血,自告奮勇地接下了這個狀況危急的病人,馬上重做心臟超音波、幫她做心導管確診、當天下午送她進了開刀房。你知道嗎?現在這個小女嬰已經是個活蹦亂跳的小學生了,心臟功能也恢復地差不多了,回診時常常會請我吃糖,還會叮嚀我吃糖前要先洗手,吃完要記得刷牙……。身為一個臨床醫師,最大的快樂往往是累積自這些點點滴滴,如果你嚮往這樣的成就感,那當個醫生很有機會滿足你的渴望。

接下來要告訴你的,是關於醫生這個工作的一些現實問題。雖然一直到20年後的今天,醫學系還是第三類組的第一志願,但是越來越多踏入醫界的人開始埋怨這個工作。根據最近的非正式調查,在我的大學同學中,33個表態的人當中有將近一半表示如果可以重來,很可能不會選擇當醫師。很訝異吧!這些人可是在你們當年競爭激烈的聯考中分數全國最高的前100多名,更何況你們那年還是台灣近幾十年來出生率最高的一年……。說不定等我也收到20年後的自己寄來的信時,他會跟我說在他那個年代的醫學系是考不好的人才去填的志願!造成醫生這個行業變得不再那麼吸引人的原因很多,其中扭曲的健保體制與運作是一大原因。你知道嗎?包山包海的健保早就入不敷出了,但根據開支調整保費並不像你想的一樣是數學問題,那是政治問題!健保制度下的醫護人員只能用不合理的薪資、忍受又好氣有好笑的健保核刪,以協助這個制度免於太快崩解。在我這個年代,醫生早就不是一個高薪的工作了。舉個例子,記得我前面提到幫那個病況嚴重的小女嬰做的緊急心導管檢查嗎?你知道穿著笨重的鉛衣、費心地找到兩條比橡皮筋還細的血管、提心吊膽小心翼翼地花了兩個小時所完成的檢查,健保只給付給執行的醫師700多元嗎?你最好能很阿Q地認為專業不單是用金錢所能衡量的,不然許多付出與努力會變得很不值得。此外,在我們這個年代,醫病關係變得不像以往那麼和諧了。醫院裡的醫生就像吃到飽餐廳裡的服務生,不但必須盡可能供應客人(病患)想吃的食物(醫療服務),現在的客人一不滿意你的服務還會動輒投書給你的老闆、甚至告上法庭。雖然我一直很討厭把自己當成服務業看待,但顯然多數民眾不這麼想(就連政府也把醫療放在服貿條文當中了……這是題外話,有機會再跟你說這件荒唐的事)。生活品質也是你該了解的重點。只要你的病人不穩定,你就得隨時接電話跑醫院。這是個責任制的工作,是當醫生的宿命。這些事情想必一直到你填志願前都不會有人告訴你吧!?

除了衡量個人興趣以外,選擇大學科系、乃至於未來的工作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因素,那就是這個選擇能不能為你的未來勾勒出願景、讓你繼續學習、不斷成長。唸醫學系,只是開啟了生物醫學領域的大門。我認識很多人後來發現自己原來對基礎醫學或統計流病有興趣,畢業後跑去念相關的研究所,現在已經變成出色的研究者。即使是多數人畢業後所選擇進入的臨床工作,也只是另一個再進化階段的開端。我是在當了臨床醫師之後才開始讀了好多期刊論文,並開始學習如何自己做研究寫paper。此外,我一方面在學習如何當個老師,與年輕的醫學生以及醫師相處,一方面又重溫當學生的日子,唸了臨床醫學博士班。當然,臨床醫師這個工作相較於你身邊很多同學未來的工作,的確顯得乏味了些。如果你唸醫,你將不太有機會像他們一樣研發出很酷很炫的資訊產品、創立很有魅力的品牌風格、開創全新的事業版圖、洞見金融保險的奧祕、或是縱衡商場感受全球化的體驗。當臨床醫生很多時候並不被鼓勵具有太有創意或太有冒險精神的頭腦,畢竟我們面對的是人命,我們所受的訓練告訴我們凡事應該依照現有的guideline去做才正確。幸好,這部份的腦力可以留在醫學研究上。當我對臨床工作感到倦怠時,可以把重心轉移到研究上,這是我們的特權。隨著歲月的磨練,醫師對自我的肯定除了來自於個人臨床診療功力的增進,另外有一大部分會來自於同儕對你專業的肯定。做出了好的研究,寫出了好的論文,你會有很多機會在國內外的醫學會上亮相,打造屬於自己的品牌。你將會認識很多國外的朋友,有機會將人際網絡伸向全世界,體驗世界各國的風情,同時讓更多的人看見我們熱愛的台灣。你知道嗎?最近每當我被研究弄得很煩時,我就想著明年的美國心臟醫學會年會要在充滿陽光、沙灘、與比基尼的Florida舉行,我就想著一定要把手邊的成果呈現給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好,此時我的油箱又會瞬間加滿,加速努力生出一篇夠水準的論文投稿。更何況,研究的競爭者是來自全世界的,在我現在這個年代尤其是如此。同樣的研究idea,很可能同個時間世界上有好幾個團隊正在進行。稍為一怠惰,你那新鮮美味的研究食材就過了賞味期限了!此外,在教學醫院當主治醫師還有另外一個遊戲要玩,那就是升等。這不太能歸類在美好願景或個人成長的範疇當中,因為這個遊戲的規則不但很複雜,而且加諸在年輕醫師身上的要求只會越來越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只能安慰自己,至少每升一級,都會讓微薄的薪水變得稍為豐厚些。目前是助理教授的我,明年可以提升等副教授,希望房貸的擔子可以變得輕一些。

我知道你現在的生活重心放在吹小號、玩樂團。放心,我不是要來跟你說教的……,事實上我是要告訴你,你做了我這輩子目前為止最棒的決定(不要挑我的語病,結婚的決定是我做的)。我要謝謝你幫我的年輕歲月留下了這麼棒的回憶,讓我認識了這群這麼棒的朋友!我知道你們現在正流行一句話:人不痴狂枉少年。沒錯,玩marching band的你們真的是一群迷死人不償命的熱血少年!一群大男生為了一個單純的共同信念,在數不清的夏日午后佔據兩廳院前的廣場揮汗排練,在音樂上面相互配合,在走位上面相互提醒,練累了就在另外一個已經累癱在地上的夥伴身上打滾。我永遠記得打擊組的同學在課堂中間突然興致一來,用筆代替鼓棒,用各自的桌子當鼓開始合奏的那個畫面,很吵,但是很青春!我知道你們的環境其實挺克難的,學校的樂器很舊了,想辦法花錢買自己的樂器;陳年的樂隊制服壞了,自己掏錢訂做新的上場比賽;樂隊的經費不足,自己去包外面活動的場子賺外快或是找廠商贊助。這個團隊中的每一個人,都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也都無私地奉獻自己的精力給這個團隊。相信我,人生真的很難再有機會享受這種純粹的感動!現在回想起來,拿下台北市管樂比賽的冠軍,或是受邀在國慶典禮上原曲重現,都只是為這段美好的回憶錦上添花而已!你要好好珍惜現在身邊的這群夥伴,記得儲蓄你人生中這些珍貴的友誼。

我還想告訴你,我在你大三的時候也幫你做了一個很棒的決定,那就是學網球。你可能覺得這沒什麼,其實我當初也的確只是想在繁忙的醫學院課業中找個機會運動一下。雖然我一直很喜歡這個運動,但之前從未想過這在我的生活中會有多大的影響。但你知道嗎?練了幾年之後,我不但變成院隊與校隊的一員,贏了幾場重要的比賽,更重要的是,在這過程當中我認識了很多好球伴、很多亦師亦友的學長、幾位生命中的貴人、更讓我重新認識了自己(包括原來自己的酒量這麼好……)。我想讓你知道的重點是,並不是任何決定都必須有其功利導向或實用價值的,其實很多事發展到後來都是無法預測的。基於熱忱與直覺的選擇,往往會帶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而且這些點點滴滴有一天甚至會湊在一起,在你的生命中產生奇妙的化學變化。再者,你到了我現在這個年紀就會知道健康與體力有多重要了。你現在可能每天熬夜K書之後隔天還能玩一整天的樂器,我現在可是半夜起來餵奶之後隔天上班就彷彿行屍走肉般的恍神一整天。所以建議你趁年輕就要保持固定的運動習慣,選擇至少一種可以一輩子從事的運動,儲備你的體力,那將會是一項非常寶貴的個人資產。

親愛的陳俊安同學,你現在應該對自己的未來清楚多了吧?!我不確定你是否滿意這個未來,但希望年輕的你會因此更加了解自己以及所身處的世界!

 

 

陳俊安

2014.4.17

 

創作者介紹

兒童心臟會客室---聊聊孩子們的心事

陳俊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